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118图库彩图跑狗图
手机看小说:m.xiaoshuotxt.cc
当前位置:118图库彩图跑狗图 > 言情小说 > 《路从今夜白》在线阅读 > 正文 第四十一章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路从今夜白》 作者:墨舞碧歌

第四十一章

118图库彩图跑狗图:(责任编辑:王炬鹏)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二话你要的承诺vs偷情被捉?

    “我说,不行!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悠言两手盖了眼睛,要多烦有多烦。

    喏,如果明天去医院,让他知道了——怀安该不能找她的茬吧,一月之约,不是她爽约,是小白自己多事。

    可,如果是让他自己查出的,他会不会很生气?!她最怕,看他难过。

    好像,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男人很难过的样子。他一旦知道了,他会怎样。

    小白,你会怎样。很难过很难过吧。

    怎么办。

    慌,心里有团毛线,像被顽皮的猫爪子扒过,拖了一地的乱糟糟。

    股夜白眸色微沉,训斥,“睡觉。”

    悠言的睡意早被吓跑,只是巴巴望着他。

    “不去医院行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不跟我回家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不好!”

    “嗯。那我的回答也一样。”

    悠言气绝,恼道:“我不跟你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

    悠言怒,“NND,吃干抹净,你现在才说不要?”

    吃干抹净?这样的话也难为她又胆子说。顾夜白莞尔,长指在她额上掸了一下,道:“被吃干抹净的不只是你吧。”

    悠言满脸黑线,瞪他。

    结实有力的臂膀把她搂得更紧一些,男人的吻轻膜拜过她的发心,那么,温柔。

    “言,我只求一个心安。”

    悠言心里一震。这个孤傲男子的温柔——她还能说什么?她还可以说什么?

    就这样吧。明天,去医院,算践了与怀安的约,也把一切告诉他。不过,是迟早。只是,只是——

    微酸在眼里酝酿,似乎一个不留神,就会变成磅礴。

    拉下他的头,吻上他的唇。

    仰起的角度里,不经意看到他眼里的暗魅和炙热。

    告诉我,全世界,你只为我一个而疯狂。

    是不是,明白她心里托大的所想,她似乎看见他微一点头。

    花开的声音,是不是像此刻的喜悦?

    我去。唇舌交缠间,她喘息出声。

    这一刻的她,乖巧而甜美。如果,是他做的主动,那么,他还可以收放自如。偏偏,他的热情,由她点燃。放过她吗?他无法。

    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长指,轻拉开她的领子,大手抚过她的雪白的颈子,往下,周移,引起她阵阵的颤栗。暗哑到的声音从喉间逸出。

    “算了,你别睡了。”

    墨黑的眸里,满满印着的是她散乱的发丝,她的娇羞,有媚眼如丝的蛊惑。

    只有她,没有别人。

    可是,她还不餍足。

    心里,突然被什么充满。她浪费了他们的四年,真他妈的该死。

    一种隐隐的嫉妒油然而生。她想,她坏透了。

    却忍不住轻喃出口,紧紧环着他的脖颈,声音,落在他的唇齿边。

    “以后,不准再有别人,没有楚卿,没有怀安,晴也不行。知道没有?”艰难的侧过脸,避开他的深吻,红唇微微撅起,宣告。

    一怔,唇边绽了笑意,明明只是浅浅,却让她的心跳漏了拍。

    害得她凛然的宣告也变成了无力。

    “顾夜白,你没事长这么好看干什么,招蜂引蝶。打死。”小手去捏他的脸,抓狂。

    笑声,一点一点凝聚,顾夜白微敛了眉,却再也收不住唇边的笑意。

    怎么会爱上,这样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可是,偏偏爱了。爱到心都疼了。

    嫉妒吗,是让他心情愉悦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路悠言,你没事可以专心一点吗?”额,轻轻碰上她的额。

    悠言笑,六年前的,今天的眉眼弯弯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,你说。”

    慵懒的眯眸,缄默。指,勾起她的脸,再次,吻上,这是他的回答。

    也许,她不知道。她永远也不知道。可是,这是他的承诺。

    今生,他只吻过她。也许,将来,他还会有一个女儿,也会吻那个小宝贝,但,只为,她是他的她的延续。

    悠言不满,却偏偏沉溺在他深深浅浅的温柔中。

    彼此,气息都紊乱了。

    总是聚少离多。

    明明知道,很快便开始比赛。这时,该做的是让她睡一会儿。

    可是,却舍不下这纠缠。

    哪怕,毛躁似她,即使,冷静如他。

    大掌过处,裙子,半开。

    他的外套,教她扯落。

    一阵异响却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做什么?”声音,是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裙子被迅速拉上,外套一展,覆上她的身子,大手把她紧搂在怀里。悠言吓了一跳,满脸通红,往发声源望去。

    门,开了。

    门口,站了一堆人,林子晏,Susan,章磊,夏教授夫妻,还有,辰意農,和怀安。

    出声的是辰意農。那个骄傲的少女也红了脸颊,而在她一旁的怀安,脸色却死灰般的白。

    悠言想哭,有撞墙的冲动,活了二十多年,第一次碰上如此尴尬羞人的局面。

    这什么跟什么?她与顾夜白偷情,被捉?!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三话风波

    悠言羞愤,想以惊人的速度从顾夜白的怀抱脱出,奈何那人的手臂坚硬得什么似的,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“你放开。”羞愤升级,牙缝迸出小小的声音。

    那人却俯下在她耳边道:“是你勾引的我,所以,一起吧。”

    不放就不放,为什么还要这么暧昧的跟她耳语。眼神秒杀:顾夜白,你是存心想让人误会的吧。

    男人笑,也眼神示意:我们之间还有什么清白可言。

    悠言彻底暴走,这男人——愣愣看过众人的脸,夏教授脸色有点铁青,还在G大的时候,她拐了他最得意的门生,他就气得胡子乱颤,现在——夏夫人倒是笑咪咪的看着她。Susan早憋得脸抽搐,老板的眼神有点——呃,那叫幽怨?!辰意農神色古怪,冷傲的脸此时涨红得什么似的,怀安——算,不看了,当她心虚吧,她不知该怎么面对她。

    噢,还有小林子学长,正节节后退?!

    “子晏,你要赶着去哪里么?”顾夜白淡淡道。

    被点名的人干笑,一笑之后,悻悻停止飘忽的位移。

    章磊凤眼轻眨,把一股怨气尽数发泄在林子晏身上,笑道:“顾社长,林副社长诸事缠身,把我们带过来,已经是天大的人情了。”

    林子晏一愣,随即恨得叫一个咬牙切齿。刚才看这死狐狸与Susan腻在一起,就想挖个洞把他埋了。现在又来陷害他——虽说人都是他带过来的没错,那门密不溜秋,开门的磁卡也只有他和他老板有没错——可谁知道,他老板在办事啊。这顾夜白也真是!徇私拿了二小时,原来是欺负他的小情人去了。

    YY中似乎看到他老板对他微微一笑,心,凉了半截。

    “老师,师母,有什么事吗?”暂放过林子晏,顾夜白正了神色。

    悠言再度佩服这男人,他还真没当回事儿。这招,高。

    夏夫人笑道:“我们就是想找你聊聊,也没什么要紧的事,只是,看来是打扰你了——”

    悠言大窘,那人却轻笑,“老师,师母请坐。子晏,让外面送茶水。”

    这人还真大牌,这不是茶水间么。悠言腹诽,忙道:“我去,我去。”

    脱身,走人。

    “不必你去。”顾夜白淡淡道,嘴角轻扬,看向林子晏。

    兄弟多年,林子晏哪会不明白顾夜白的意思,顾及情人脸皮薄,但放人他是不肯的。一笑,“Susan,你陪我。人家老板,你也陪我。好歹我把你带来,现在还我人情。”

    NND,看他们二人亲热,气死你也好。

    章磊轻瞥了悠言一眼,后者立刻低头去专心数地砖。心里又好气又涩,对子晏还以一笑,“你把Susan叫出去,我还留在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林子晏气绝。敢情继悠言之后,这狐狸又看上了他的Susna?!

    Susan愣,这事还要人陪?可一看悠言的脸,憋笑道:“好。言,比完赛,咱回去再说。”

    “啊,珊,不行,我要跟他回家的。”悠言脱口道,声音叫一个清亮。

    林子晏大笑,Susan一呆,抽疯了。

    那人搂着她的手,紧了。悠言当掉,脑袋黏线也有个限度,得,路悠言,你可以不必活了。

    夏夫人失笑,看了老伴一眼,后者微微咳了一声,悠言脸上顿时热如火烧,喊,“珊,我跟你去。”

    “子晏,还磨蹭?”顾夜白淡淡出声,回头对女人道:“去哪里?你不是要跟我回家么?”

    冷笑,从角落轻逸出,悠言心里一紧,只见一直默不作声的怀安冷冷看着她与他。

    辰意農也淡淡笑了,看向悠言道:“刚才一赛,我以为我看错了你。诚意邀你一战,哪知,我还是错了。你真是不知廉耻。这场挑战赛,与你一竞高下,辰意農是自动降格了。四年前,你勾引你的学长,弃我师傅而去,现在我师傅坐上首席的位置,你又回来勾引他,这算什么?何必在我师母面前说这样的话?”

    Susan大怒,正想说话,却看到悠言向她轻轻摇摇头。

    悠言苦笑,如果是别的人,她还可以不必在意,但这是他的弟子啊。

    “意農,我不是——”挣脱了顾夜白,跑到辰意農面前,想说几句什么,一急,却结巴了,一张小脸憋得通红。

    “谁不知廉耻,再说一遍。”

    低沉的声音,从空气中传来,很轻,很淡,但所有熟悉那个男人的人都知道,他动怒了。

    辰意農怔怔看着顾夜白,“师傅——”

    “你辱我妻子,顾夜白是再也没有资格当辰小姐的师傅。今日之后,你我之间,再无瓜葛。”仍然是淡淡的声音,却毋庸置疑,也无可挽回。

    泪水,沿着眼角,鼻翼,滑下。辰意農慢慢苍白了脸色。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四话爱恨恢恢vs血染

    泪水,沿着眼角,鼻翼,滑下。辰意農慢慢苍白了脸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她初进艺询社,并不起眼。只会躲在角落里默默画她的画。

    一个偶然的机会,那个男人看了她的稿子,沉默了一会,对她说,“你愿意跟我学吗?”

    跟顾夜白习画,又有谁不愿意,她大喜若狂。自此,辰意農的名字,有了新的意义。她是他的徒弟。

    她只是那么平凡,他的打造,却成就了她的光彩夺目。

    真的只有濡慕之思吗。

    打探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知道他的伤痛,恨那个叫路悠言的女人。当看到他与怀安一起的时候,她很疼,也许,从来,她对他不只师徒的情份。可是,这个位置很安全。他的女人会换,但徒弟,该是一生一世吧。

    原来,在这个世界上,我们每个人,都想成为一个人的唯一。

    他曾在荷兰逗留了一段很长的时间,描绘了一幅又一幅的画。无数的风车。很美,原来,极致这二字,是为这个男人而造。

    然,他并不满意。他撕毁了所有的画。不知道他为何要画这些,只知,他在凝着那些画的时候,似乎在沉缅着什么。

    后来,她留在了荷兰。只想画一幅风车送他。送他一幅他再也舍不得毁掉的画。

    今日,他却亲手断了二人的牵连。为了这个伤他累累的女人。

    背叛了,他怎能还这样爱。他说,她是他的妻子?!

    恨意突起,捏紧了手掌,淡淡道:“路小姐。”

    悠言忙应了,走得更近,迭声道:“你别哭,你师傅只是说说,他不会不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辰意農低声道,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清脆的声音响彻了整个房间。所有的人都惊呆了!

    疼痛从脸上传来,悠言捂了脸,怔在当地。

    有什么气息在空气中凝重,寒冽。

    众人只觉眼前微花,顾夜白快步走到悠言身边,把她带进怀里。几没间隙,五指一扬,白色的手套,已拢上了辰意農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师傅,我跟了你几年,这就是我今日该得到的吗?”静静看着顾夜白,泪水喑哑,辰意農只是笑。

    “她的对错,谁也没资格来评定。”

    重瞳,冷得像利刃的芒;手,慢慢收紧。

    为他身上酷冽的气势所摄,竟没有一人记得要上前阻止。章磊冷笑,扫了一眼悠言红肿的脸,并不多话,只任顾夜白动手。

    直到辰意農痛苦的声音传来,夏教授才恍悟过来,沉声喝道:“小顾,住手。”

    男人缄默,手上力道并没丝放。

    悠言一惊,颤声道:“小白,你做什么?快放手,她是你的徒弟,不是你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林子晏硬着头皮上前,去拉顾夜白,后者把怀里的女人轻轻推开,手一格,已扣上林子晏腕上虎口。

    林子晏无法动弹,低咒一声。

    夏教授大怒,便要上前。悠言心道不好,这样,他老师的颜面置于何地。心里一动,俯下身子,抱了肚子,低低哀叫出声。

    不过一瞬,已被人抱进怀里。男人一双冷眸哪里还可见?只有凌厉和担忧。

    “路悠言,你还敢说你没事?”

    怀安想,她终于明白彻底心死的感觉是怎样的滋味。在场的人,有谁还看不出那个女人是假装,偏偏,最聪明的顾夜白却执迷。

    白,路悠言有什么好。辰意農是你的弟子,为了她,你甚至愿意赔上自己的右手。那是给予你无数光环的右手。

    到头来,却终究抵不上路悠言生受的一个耳光。

    那周怀安呢。顾夜白,那周怀安,又算什么。这么多年的心思,所有所有因你的泪和笑,又算得什么。

    “白。”轻唤他的名字。众人的目光,轻扬在她身上。甚至,泪流满脸的意農。

    哦。除去那置若罔闻的男人,他墨般美丽的眸里,只有一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顾夜白。你好,真好。”怀安大笑出声,倚上门板,身子缓缓滑下,撕去了所有平静的伪装。

    去假装平静,花心思去算计,不苦吗。泪水浸满了眼睛。

    夏教授冷笑,狠狠瞪了顾夜白一眼。夏夫人微叹一声,走了过去,轻拢上怀安的肩膀。

    像被什么锋利的东西刺进心里。怀安的痛苦灼痛了她的感官。

    在男人的怀里,悠言却只觉得心往下沉,苦涩莫名。如果当日她不曾走,那么,今日还会如此吗?

    怀安的爱,如果不曾开始,今天还会这样吗?从一开始她就错了。要么,坚定的伴在他身边,要么,走了就不要再回来。

    一座城,可以容下很多人,却容不下二人以外的爱。一旦,有谁,付出过真心。

    永远永远。

    “小白,去看看她。”闭了闭眼,低声对情人道。

    “路悠言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。”顾夜白轻笑,声音却冷冽似裂锦。

    按在她肩膀上的手,紧得仿佛要把她的骨头都捏碎。

    “求求你,去看看她。”泪水轻润过眼睫。

    “路悠言,把你矫作的同情心都统统收起,我不需要你的可怜。”略过所有的人,无人不敛了眉眼。

    多么好看的一场戏,不是么。怀安笑,手,狠狠捏上了裤侧的口袋。

    “我有话和你说。还记得那一月的约定吗?如果你真的可怜我,那么也许你愿意听我说这最后一句。”

    她的声音绝望如斯。悠言一惊,心里闪过那晚她可怖的短信息。不知哪里来的力道,挣脱了顾夜白,跌跌撞撞走到怀安身边。

    夏夫人摇摇头,退开。

    悠言紧锁了眉,挽上怀安的手,颤抖了声音。

    “不要,不要。怀安。”

    怀安半阖上眼帘,笑。

    寒光,在眼前划过。

    痛苦的声音,低嘶而出。震惊了一室。

    悠言的身子慢慢往旁边倾倒,她的右手,按在怀安的胸口上,一把匕首直挺挺插进了她的手背,钉死了。

    血,汩汩而下,染了怀安一身。

    她用自己的手,替怀安挡下了这致命的一刀。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五话后果很严重

    怀安尖叫一声,一把把悠言已然歪斜的身子推倒,悠言的手从她胸口滑落,在她米白的衣服上逶迤出一道悸人的血痕。

    悠言早痛得紧闭了眼睛,头砰的一声撞上门板。

    世界,仿佛在此刻停止转动。

    重瞳,再看不见其他人震惊的脸,也听不到他们惊慌到呼喊的声音。满满的,眸里只刻着她的模样。

    可是,她的血,却模糊了他的瞳。

    她怎么能怎么敢在他眼前受伤。

    那一刀刺进了她的右手,也刺进了他的心脏。

    狂奔到她身边,手一挥,格开了章磊,还有紧跟其后哽咽出声的Susan。

    心,慌。

    为她,他的心,乱过。可是,无比清晰的知道,这是,第一次,尝到如此慌乱的滋味。

    把她的身子揽进怀中,强抑满腔的沉痛与愤怒,轻轻拍拍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言,不怕,我在这里。匕首拿下来就没事。”

    悠言微微睁开眼睛,唇色苍白得吓人,“傻子,我没怕,你也别怕,我没事的,不是还要比赛么?”

    比赛?!顾夜白心里大怒,想掐死她,抬头沉声道:“子晏,他妈的比赛给我取消!”

    老板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,只是,顾夜白居然也会出口成脏,林子晏一愣,赶紧应了。

    悠言虚弱一笑,向站在门口,早煞白了脸色的辰意農道,“对不起,只好改日了。”

    辰意農情不自禁的点点头,直直瞪着那顺匕首流下的血,一滴一滴,脏污了洁白的大理石,掩了嘴。那是她的右手啊。她竟然如此不顾一切。怀安是她的敌人不是吗?

    “小顾,快送悠言去医院,迟恐生变。她的手延不得时间。”夏教授厉声道,焦虑地看向悠言。

    一点头,拦腰把情人抱起,顾夜白大步向门外而去。Susan等人已紧跟其后。

    袖上微微一紧,顾夜白锁了眉峰,却见女人小手攥上他的衣袖。

    “小白,等一等。”

    顾夜白咬牙,硬生生停住了脚步。

    疼得眯紧了眸,眸光转到怀安身上。却见她正瑟缩在墙边,怔怔看着自己。美丽的眸里,是震惊,颤栗,还有,更多的仇恨与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“别轻易寻死。怀安,我不欠你了。谢谢你照顾他四年,今天,我把他要回。我一定要把他要回。时间,没有再多的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怀安咬紧唇,颤抖的看向顾夜白。

    他也在看她。只是,那暗沉似无底深覃的重瞳,装不下任何情绪,除了嗜血的通红还有,憎恨。

    “白,别这样看我。”怀安失声,两手掩了眼睛,泪水渗出指缝。

    只是,再晶莹的白,再也撼不动地上那抹鲜艳如夏花的红。

    低沉粗嘎到无法辨析的声音从紧抱着怀中女子的男人的喉间迸出,一字一顿,恨意浓重。

    “周怀安,别逼我杀了你。最后一次。我说,这是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与顾夜白共事多年,林子晏曾想过,即使有一天天崩了地裂了,估摸他老板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。

    可是,此刻,所有人心里,都恍恍惚惚划过一个想法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再也不是往日那个沉稳冷静的顾夜白。他眼里嗜血的模样教人心悸,那是真正的可怖和让人畏惧。他就像随时会疯狂,只要他的女人有一个闪失。

    章磊握紧拳,紧紧看着蜷缩在顾夜白怀里虚白得像死人的悠言,Susan红了眼眶,看了过来。二人对望一眼,都是知情人,对方的心思一夕相通。

    如果顾夜白知道了悠言的病,如果他要发狠,相关的人和事,只怕没有一个能逃脱。他的疯狂会毁了所有,他现在所拥有的财势,还有他惊人的能力,也足以令他毁了所有。

    “白,是她自己扑过来!不是我!你不要我了,我原本就没打算留这条命!”怀安哭喊,脚步一踉,要待上前。

    所有的动作,最终却终结在男人那残戾的声音里。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去死?”

    没有再看怀安一眼,顾夜白冷冷转了身。

    所有人,紧跟在一侧,夏夫人和Susan柔声安慰悠言,辰意農只是默默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眯眸凝向男人紧抿的薄唇,还有暗冷到极致的眉眼,悠言心疼,抬手就去抚他眉。

    “小白,你别这样。她也——”

    顾夜白狠狠看了她一眼,眸光愈发暗魅,沉了声音,“路悠言,你给我闭嘴!该死的如果你这手有什么闪失,我跟你没完!”

    下面的话,被吓得噤声,统统扫回咽喉里。

    好吧。他很生气,非常非常生气!知道他在气什么,但手上疼痛,他还吼她,又是当着众人的面,悠言心里也不由得微微委屈了。

    眼珠一转,左手去扯他的袖子。

    “小白,我疼。”

    顾夜白正在气头上,恨不得把她捏死才好,但那一句软软的呼疼,抱着她瘦巴巴的肉也没剩几两的身子,心里的恨意未消,却也不由自主的柔软了。

    于她,似乎所有的事情,从来不得他来掌控。

    绷着脸,去亲亲她的额。

    “乖,别说话。到医院,医生替你把刀拔出来就不疼了。”

    疼是很疼,但也有一二分是假装出来让他心疼的。但拔刀那二字,威力却不小,悠言心惊胆颤,又去攥男人的衣袖。脑袋往他的怀里乱拱。像被滚水浇烫的蚯蚓。

    “小白,不拔行不行?会很疼的。”

    顾夜白咬牙,如果这女人现在不是受伤了,他不敢担保他会怎样“教训”她。

    脚步加遽,把她抱得更紧一些,低声斥道,“你刚才不是很勇敢么,想也不想就扑上去,现在反知道疼了?”

    冷笑。说着,语气也冷了。疼,她怎么会知道疼,他心里的疼,她怎么知道?!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六话僵

    不希望惊动他人,一行人从顾夜白的专用梯下,径直到地下车库取车子。

    不想,才刚走出电梯门口,一阵镁光灯已乱打在脸上。

    大批堆记者立刻蜂拥而上。记者,狗仔无孔不入,正面逮不到人,这些角末是早藏匿好了的。

    只是,当看到顾夜白手上抱着悠言的时候,显然,所有记者都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有人拔高了声线,颤抖不稳。

    “那女的手——刀子?被刀子刺穿了?!”

    “她不是今日的优胜者么?”

    “顾社长,请问,发生什么事情了?你和这位参赛者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“咦,这不是顾社长的新女朋友吗?”……

    “大家,请让一让。”

    都什么时候了,这帮人——林子晏敛了眉,也微微怒了。章磊冷哼一声,已撂倒了近身的几个人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已陷入浅浅昏迷的女子,顾夜白突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明明是混乱的场面,一时,却所有人都凝了声息。

    男人眉色清冽,嘴角的笑意却愈发潋滟。

    “我只说几句。如果你们现在要继续也行,但我可以保证这些报道不会出街,另外,回头附加上在场各位的解雇信。必定,一个不少。”

    气氛,一下子死寂。

    敛眉冷笑。

    “请借一个。”

    他侧身往前,数个围堵的记者一窒,竟不由自主的向一边退了数步。

    突然,一种无法言喻的感觉,直钉进心里。辰意農想,如果躺在他怀里的是她,那么,即使要赔上一只手,她也,千情万愿。

    也许,甚至不啻一只手。

    眼皮颤了颤,昏暗的光线揉进眼里,悠言蹙眉,慢慢睁开了眼睛。

    无意间,触手的是一床温软的被子。

    皱皱鼻子,一看,才发现自己是在床上。在床上似乎并不奇怪,话说她的手伤了。只是,这床,还有这房间——

    这是,他的房间?!

    迷朦的睡意一下弥散。

    床前小灯,光线柔和,桔黄微暖。

    落地窗前,高大沉默的影子却被拉出数分萧冷。

    那人,就这样静静站在窗前,不知站了多久。

    悠言眼睛微涩,好一会,才轻轻开口,“小白?”

    嗯,几分犹豫,几分紧张。

    男人身子微微一动,回过头,一双漆黑沉静的眸轻看向她。

    昏迷前,他所有的狂乱和嗜杀的气息,仿佛,一梦,一幻,早烟消云散。

    他还是冷静的他,英挺的眉,深不见底的瞳,轮廓是刀塑的深刻俊美。

    他凝了她一眼,没说什么,便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紧抓着被子的手,却像陷入棉花里,无处着力。心,有点空,还有,很多,慌。他还在生气?是真的生气了呢。

    经过了刚才,她还有什么能质疑他对她的用心。

    可是,如果时间重来,她想,她还会为怀安挨这一刀。怀安也许错了,又或者,其实错的只是时间,和人。何必去责怪。爱上了,都苦。

    只恨自己。

    即使,这只手就此废了,也不枉。还清了,四年的孽和情,她统统还清了。

    可以,好好去爱他。

    再去,爱一场。不管时间长短。

    只是他生气了,怎么办,怎么办。

    微微甩了甩手,是一阵痹麻。

    这手,怎么了。突然,慌了。说是不悔,原来,仍然会慌。毕竟,几近二十年的寒暑,才把一支笔运用到真正的自如,就像那工笔,起笔藏锋,收笔回锋,看似最简单的东西,其实最考功夫。

    不若情人的敏睿,到最终的意随心,不受拘,已是白马过隙。个中艰辛,汗湿过的衣衫,只是,无人向说。

    妈妈曾对她说过,她是有天赋的,只是这天赋藏得有点深,所以她要付出比别人多很多很多的时间。才能把那东西,挖出。

    只是,现在,这手——怔怔看着缠了白布的右掌,紧紧阖上了眼睛,眼角,微湿。

    门,开。

    脚步声,又乱了心。

    轻瞥了过去,那人把一碗东西搁落在床边小几,淡淡一句。

    “吃了,再睡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落,脚步声默默,他已返身走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悠言愣,缓缓看向床边冒着热气的粥。

    双腿蜷了,把脸埋在腿间。

    不是知道她的手,无法动弹。吃了,再睡。吃,吃,吃,怎么吃。

    泪水不争气的滚落被衾。

    门口,瞳,墨般重。缝隙,把她的委屈,一点一点收进心里,轻轻离去,声息,若无。

    书房。

    顾夜白微闭了眸。脑里划过,今日医院里的情景。

    “白,这路小姐没事吧。别得让这些医生折腾了,以后,碗也无法端起,那可怎么办。”

    那是,顾腾宇阴柔的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打紧,只要她一双手还能侍弄人。这滋味想来不错。是吧,三哥。”……

    握在手中的杯子,捏紧至指节泛白。

    电话,拉回了思绪。

    “你决定了?”苍老的声音,从那端传来。

wWW。xiaoshuotxt=net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 加入收藏墨舞碧歌作品集
路从今夜白路从今夜白2118图库彩图跑狗图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

品牌设计公司排行榜 连锁奶茶店排行榜 奶茶店品牌排行榜10强 周黑鸭秘方 与期一会加盟费多少
大卡司奶茶店官网 开周黑鸭店能赚多少钱 加盟店什么最火 什么奶茶店最有名 无店铺连锁经营
周黑鸭实体店价格表 奶茶加盟coco 涂料加盟代理 开店卖什么好实体店 油漆代理经销
都可茶饮加盟费多少呀 奶茶店加盟费一般多少 coco奶茶加盟费条件 都可奶茶连锁店 三棵树涂料代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