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118图库彩图跑狗图
手机看小说:m.xiaoshuotxt.cc
背景: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字号: 加大    默认

《路从今夜白》 作者:墨舞碧歌

第十七章

118图库彩图跑狗图:我认为需要从研究市场变化、理解现实需求和潜在需求的角度来分析。

    第六十七话预感

    直至听到车子的引擎声响起,悠言才慢慢站了起来,俯伏着的脚麻了。索性坐到沙发上,手上是微微的刺痛,低头看了看,才看到掌心红了一片。

    嘟嘴笑笑,就这样一直傻傻的拿着碗,烫得通红也不自晓。

    小白,原来没有我,你也可以过得很好。这样的笃定,再次渗进脑里。

    走到玻璃餐桌前,坐到他后来坐的位置上。她给他盛的粥,他最后还是拿回。

    谢谢。口型无声。

    只是这粥,终究,也凉了,他到底不曾喝一口。

    手,跨过桌子,拿起他的杯子,还有点末。

    就着他喝过的边沿,把这最后一口吞进肚里。

    皱了皱眉,黑啡,很苦。幸好,爱情,不像这一杯。

    再环了几眼整间屋子,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走吧。

    门铃,却在此刻响起。

    会是谁?望着沙发,做了个鬼脸,苦笑,还要躲猫猫吗。

    躲,也来不及了。门,开了。

    整洁,优雅的套装,一个美丽的女子走了进来。无框眼镜下,眉眼聪敏从容。

    悠然微微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路小姐,你好。我是顾社长的秘书,Linda,你叫我L就可。”女子微微一笑,道。

    悠言蹙眉,道:“你好。请问你过来是——”

    “遵社长嘱咐,送路小姐回去。”眸光轻动打量,Linda面上没动声色,心里却早已暗暗称奇。天尚未亮,竟接到社长的电话,让她到他家接一个人。

    及至她快到的时候,又接到社长的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老爷子以后,便跟了他办事。与他共事数年,基本上,他一事不作二吩咐,是二人间的默契,却也是他的个性。

    在与他见面以前,先看了他的画,早已惊叹在心。及至第一次见面,她讶于这个男人的俊美,在老爷子手下,再厉害的人,见过的也不在少数。是以当时心里想的却是:人与画是上上选,但要打理这样一家龙头企业,只怕这男人还年轻了点。

    他与她说的第一句话,却彻底改变了她的观感,她知道,自此,她将追随左右。

    他说,L,一个星期为限。如果这期间,你对我的嘱咐,一回不能结,不管你是不是老爷子的爱将,你将从社里除名。

    这些年下来,他是老板,是良师,更是朋友。以前,也曾好奇过他的私生活,偏偏她的社长,是个奇特的男子。

    他的私生活过于安静。除去与社里楚可的关系模糊不清,他便只有周怀安一个女人。不过与那楚可之间,亦是传闻多过确凿,因他对她提携甚多。

    这次的任务委实奇怪,这女子到底是他的什么人?他竟破了例,嘱她二次。

    算不得很漂亮,气质也不特别出众,只是眉弯如月,隐隐的灵动。

    脑里飞快闪过什么,突然有了印象。

    艺询社,过道上,与她似乎有过一面之缘。是她?记得那天社长也做了算是破格让她大为意料的事。

    吩嘱她买了一堆小点。为这事,她诧异良久。

    “L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她的语气是出乎预料的认真,对这个女子,Linda一下子有了好感。

    车子驶出一段路,坐在副驾座上的她还频频回望,冷落了一旁的司机。Linda心中的好奇升级,末了一笑,这事若要八卦,估计要找那位林副社了。

    “路小姐,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“L,你不是已经知道目的地么?”悠言仰了小脸,道:“小白该告诉了你的。”

    等等,小白,是谁?Linda愣了一下,不会是她家社长吧?

    如此名字,如此的他,怎么也划不上勾。呃,专业一点。

    看来这次一定要去找林副社了。

    “社长吩咐,路小姐的住所是不能回的。如果路小姐没有其他地方去,那么我们现在便到时光去。”Linda道,心里却是奇怪之极,为何她的家不能回去反倒到时光去。

    “其他地方?”悠言心想,他果然知道我在时光上班了。摇摇头,道:“我在这里,没有其他地方可以去的。”

    看了她一下,小脸削尖,有点苍白。听她这话,Linda突然感到难过,后又失笑,自己是怎么了,竟这样感情用事了?

    “路小姐是时光的常客?”Linda道,装做不经意,满足自己的小八卦。

    “我在那里上班。”

    时光的女招待?!难道是她?那幅梵高的鸢尾出自她的手?可以与顾夜白的画技争锋的女子?Linda心里一凛,惊疑之下,向她连看了好几眼。

    可惜某人心不在焉,两手扒在窗外,只顾看那早已远去的房子,那里,临海,背靠荧山,荧山后,便是全国有名的G大,困了人,锁了回忆。

    一瞬,一个预感突然闯进Linda的脑中,这女子与顾夜白之间的纠扯只怕会很深。

    她的预感,后来果真成了真。

    不久,在三年一度的艺询社全国画者招募大赏赛中,为拿到顾夜白手下画师一职,与他一道同赴东京艺术大赏,路悠言,闯进一二零大厦,公然问战艺询社首席社长顾夜白的首席女弟子辰意農。

    那一战,辰意農右手的迷蝶,震惊了整个画界。

    而路悠言左手的茧约,轰动瞩目了全城。

    第六十八话章一的失控

    红色的跑车,在时光门口停下。

    悠言有丝不安。只跟店里的胖子师傅说了,便与犹太人出去了。手机遗忘在家里。这一晚,想必老板与小二是担心了。虽交不深,但这二人待她委实很好。

    “路小姐,我送你进去。”Linda道。

    悠言忙摇头,道:“L,谢谢。送到这里就好了,已经耽误你不少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这样一来我的任务就不算完成了。”Linda微笑道,“是社长交代了一定要把你送到店里去的。”

    四年,他与她,隔了层纱,谁还敢有自诩的笃定。

    “他还说什么了吗?”想了想,是好半会的怔仲,悠言还是问了。

    Linda礼貌一笑,悠言便知道,他要Linda做的确实到此为止了。他与她也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浓郁的忧伤弥了心头,深深呼吸一下,道:“L,那我请你喝咖啡。”

    “那叨扰了,谢谢。”Linda心想,若有机会见见章一也不错。

    停好车子,便往咖啡店走去。

    Linda一直跟在悠言背后,到了门口的时候,Linda又微微趋步上前,为她开了门。这样的礼节,确是堪称专业。

    悠言心想,不论他,还是跟在他身边的人,都是能干的,除了她。

    疏离有致的间隔,蓝调,浓郁的咖啡香,几近11点的时光,是热闹的,座无虚席。

    “噹”的声响,有东西摔落。扰了一室,目光纷聚。

    悠言笑道:“小二,你咋也摔盘子了。”

    小二杀气腾腾的跑过来,一点悠言的额,怒道:“你到哪里野去了?电话也不接?哥哥差点没打110寻你。”

    悠言想起昨夜,脸色一红,又赶紧道歉:“小二,对不起。”

    小二拿起手上的小铁勺子就想给她甩过去,Linda脸部有点抽搐,眸光飞快,打算随时救人。

    “你跑掉也不跟咱们说一声,你知不知道,昨晚到你家见外面一片狼藉,太子为了寻你差点没把G城掀翻。”小二一激动,手中的凶器在悠言眼前乱晃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是我不好,对不起,你别气了,我现在马上干活——”悠言拉拉小二的袖子。

    小二哼了一声,勺子继续乱挥。

    Linda皱眉,把悠言拉开。

    “谁在管劳资闲事——”

    “小二,你在那边瞎嚷什么。”沉稳的声音低斥。

    “老板,你看谁回来了?”小二朝悠言瞪瞪眼,立刻又换了表情,嘴角一咧,转身,赶紧献殷勤,就差没拿块布巾往肩上一搭。

    错开桌椅,隔开了人群浅谈低啖,咖啡店的另一端,高大英俊的男子走出,米色间纹衬衣,黑色休闲裤子。

    小二说了什么,他心上丝毫不放。凤眼深邃,眸里映着的只是眼前的女子。

    只觉目光灼热,悠言微微一怔,看了过去,望进男子的眸里,轻轻一笑。

    “老板。”

    他眼里的关切,她确信,她看到了。

    像迟大哥一样的老板。

    她的话音方落,男子身影移动,不过瞬间,已至她身边。

    她笑,又低头道:“老板,对不——”

    一个字咽没在嘴里。

    悠言身子一震,男子扬眉淡笑,臂一展,已把她搂进怀里,重重的。仿佛这个空间,再没有了任何人。

    古朴的砖墙上,蜿蜒了婉约的紫藤。藤蔓缠绕着的挂钟敲过11点。

    悠扬的俄蓝调,主打一曲忧伤还是快乐。

    11点,再见她。

    经昨晚一夜,才知道思念也可以这般浓烈。也许思念,就如颜料倾倒在白色画布上,漫过蓝色的海,命名为忧伤。

    把那个人拥进怀里,快乐,却原来是,每一下呼吸。

    这就是爱么。忧伤又快乐。

    矫情吗。

    真的爱上了?!

    也许,爱,就是不问时间,不问地点,只要遇上,便知道的命运。

    有抽气声在四周响起。

    再次,噹的一声,小二嘴大张,看自己掉落在地上的铁勺子。额,这个金牌小二的称号估计砸了,砸就砸吧,还有什么比看到这一幕更叫人意外,这真的是那个整天喜怒不形于色的老板吗?

    镜片下,Linda的眸盈满疑惑,虽只往日一面之缘,却素闻章一,嬉笑独行,感情无主。眼前所见的这事儿,该回去向她老板报备?

    悠言垂下了双手,杏眼圆睁,脑袋一直处于震荡状态,这——

    “言,回来就好。”耳边是老板低沉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样的相待——像迟大哥一样的老板,想起迟濮温恬又宠溺的笑,鼻子微微一酸,手,慢慢屈起,环上他的背,拍了拍。

    明显感到男子的身子浅浅震。

    又挣开了他。低头鞠了一躬,老老实实道:“老板,对不起,让你和小二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章磊抚了抚她的发,温声道:“没事就好。”

    抬手拍了拍掌,又朗声道:“大家吃好喝好,这顿,章某请的客。”

    第六十九话迷乱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各桌声音响亮。

    有人笑道:“老板为什么请客啊。”

    “估计是东主有喜,没看到和女朋友那个亲热吗。”

    “两口子吵架了,现在言归于好——”

    餐桌,人声沸腾,不知谁带头鼓的掌,掌声便盖过那轻泻的音乐。

    章磊慵懒一笑,那个字,原来除去忧伤与快乐,还有一层赋予,那该是同享。

    悠言尚在当机,小二凑了过来,敲了她的头一下,悠言吃痛,皱眉看他,想起自个理亏,又不敢声张。

    章磊凤眼微眯,道:“小二,过来。”

    小二忙讨好地又凑了过去。

    男子露出狐狸般的笑容。大掌微扣,小二头上一疼,一个爆栗已敲在他头上。

    他老板轻斥道:“干活去。”

    “老板,你做啥打我?”小二低咒道,却敢怒不敢言。

    “就凭招惹你不该招惹的,活该!”

    小二撇撇嘴,心里诽谤:爱情,遇到了真冤孽,嚯嚯,果然每个人都变成了傻子。不管再厉害的人都是。

    “Linda,好久不见。”章磊微笑,望向美丽干练的女子。

    Linda笑道:“章一,近来可好?有美在伴,想必是春风得意马蹄袭了。”

    章磊笑道:“我的小招待,看来Linda你认识?”

    悠言再走神也知道在说她,不想牵扯出顾夜白,忙道:“Linda姐姐是我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如此,谢谢了。”不动声色的,章磊道。

    Linda心下一凛,面上也只笑道:“何必客气,我不过是送我朋友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阿路,那我先走了。”Linda道,那路小姐到嘴边即咽回。

    悠言意会,走近挽了她的手。

    背对着章磊,无声对她道: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Linda拍拍她的臂,迈出店门,抬头间,却见不远处,似乎轻轻晃动过熟悉的背影,黑色西装。背影高大,挺拔。

    心里一震。会是那人吗?只是他不是送周小姐回去?周小姐的家距这里虽近,却也有一段路程,按时间算,倘若他赶了过来,那么,他的车子该是开至极速。

    他与这位路小姐的关系——??

    慢着,那刚才,那二人相拥的一幕,他看到了吗?!

    如果是,以他疏冷的性子,那么,这份在乎,实是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Linda突然不敢再猜度,有时,过多估摸老板的想法,并不是件好事。

    望着Linda的背影远去,悠言才走回店内。

    才进了去,就听得小二道:“老板找。”

    悠言点点头,便到章磊办公室。

    进去一看,章磊并没有坐在办公椅上,反闲适的靠坐在旁边的一张沙发里。

    看她进来,章磊笑了笑,拍了拍隔壁的位置。悠言依言坐下了。

    “言该知道我要问什么的对吧。”章磊递了杯咖啡给她。

    悠言接过,也笑笑,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昨晚,我与小二寻了很多地方。我们很担心。”章磊凝向身畔的女子,她低了螓首。

    一语带过,没说出口的是:对于她,他比小二更担心,他甚至带了人到进义的地盘,挑上了它的龙头老大。

    章家只是不再做道上的生意,但帮会龙城那份势力却是毫无删减的保留下来。

    进义的老大立刻便怕了,可笑这人竟是个糊涂的主,一问之下,才知道是上任老大的独生女儿楚大小姐下的命令。原因却是不明。

    听说那位大小姐现竟是在艺询社做事,立刻遣了手下的人去找,那楚可却宛如人间蒸发一般,毫无踪迹可寻。

    然,很快便把当晚再次袭击她的几个男人逮住,一问之下,才知道她昨晚确实又再次遇袭了,后却被一个神秘男子救走。那男子的身手竟十分的霸道,那些人在他手上不但讨不到好反被重创了。

    知她安全,稍宽了心,但估摸那男子与她的关系,心里闪过的却又是隐隐的妒意。散了人,做全城搜寻。眼,是一夜不曾眯。

    “昨晚不是跟的鬼子出去么?”悠言轻声道:“后来遇到了大学时的一个学长,他送我回的家,他的身手很好——他说我住的地方危险,我便到他家叨扰了一晚。”

    章磊眸色轻沉。

    赤手也对付了七八人的持凶围殴,这人的身手岂止算很好?那日,她出手相助了的那个女孩是到艺询社面的试,下令去绑捕她的楚大小姐任职的地方是艺询社,甚至,今天送她回来的Linda更是艺询社的高干层。

    一是偶然,二算巧合,如果每件事都指向同一个事物,那就绝对非意外了。

    她似乎确是不知道袭击她的人是谁,可是她也必定隐瞒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可笑,他对她用了心,她却对他有所隐瞒。

    锐眸,审度着她。她眼睛望向远处,眯了眸,似乎心事重重。

    皱眉。她微微一动,凝目处却见她白嫩的脖子上沉积了紫青的痕迹。

    他的心倏地一紧,这些痕迹,他不会不知道。冷笑——那是,吻痕。

W W W.XIAO SHUOTXT.net
上一章 下一章 (可以用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 加入收藏墨舞碧歌作品集
路从今夜白2路从今夜白118图库彩图跑狗图再生缘:我的温柔暴君

中国食品品牌排行榜 学校里开什么店好 乳胶漆加盟代理 coco奶茶加盟费条件 连锁奶茶店排行榜
周黑鸭官网 休闲奶茶店 开周黑鸭店赚钱吗 开一个coco要多少钱 2016年奶茶十大排行榜
奶茶排行榜10强 奶茶小吃加盟连锁店 休闲奶茶店 三缺一棋牌游戏平台 男人开什么店比较赚钱
中国目前品牌奶茶店 周黑鸭电话 品牌设计公司排行榜 一点点加盟费多少 中国食品品牌排行榜